當地時間2014年7月18日,馬來西亞,民眾點蠟燭悼念馬航MH17遇難民眾。
  
  18日,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17航班在烏克蘭境內墜毀後第二天,荷蘭斯希波爾機場依舊在繁忙運轉,航站樓內馬航櫃臺仍然關閉,空無一人。圖為民眾在荷蘭斯希波爾機場3號航站樓外鮮花悼念馬航逝者。中新社發 龍劍武 攝
  中新社烏克蘭頓涅茨克7月19日電 題:直擊馬航MH17航班失事地:殘骸 鮮花 悲傷
  中新社記者 王修君
  格拉博沃,位於烏克蘭頓涅茨克市東部約80公里處。馬來西亞航空公司的MH17航班17日墜毀在該地附近,使這個原本默默無聞的小村莊“一夜成名”。中新社記者19日在格拉博沃看到,世界各地的媒體記者聚集於此,都急於探尋殘骸,獲取更多與客機墜落有關的細節。
   主要殘骸地:民間武裝人員禁止記者進入
  距離格拉博沃中心五六公里處的一條小路兩邊,散落著失事馬航客機的大部分殘骸。巨大的機翼、尾翼殘骸從遠處即可看到。作為失事飛機殘骸的主要分佈地,這裡已處於東部民間武裝力量的嚴密控制下。中新社記者看到,約十幾名民間武裝人員封鎖了小路,禁止媒體記者靠近和拍照。
  一名早先到達此地的媒體記者說,當天民間武裝人員曾允許記者靠近飛機殘骸拍照,“但時間也就15分鐘左右,隨後所有的記者就被趕出了現場”,“記者走得慢,武裝人員就向天鳴槍催促”。他透露,記者被趕出現場的時間與“歐安組織觀察員離開該片區域的時間相近”。
  記者借助相機長焦鏡頭看到,在這些民間武裝人員身後不遠處,一名遇難者遺體已被裝進黑色的殮屍袋,袋子旁邊插上了綁著白色布條的木棒以示標記。在這名遇難者身後,被找到的行李、箱包等堆放在一起。更遠處,數名搜救人員繼續在草地里搜索。
  由於中新社記者拍照位置有些突出,一位民間武裝人員走上前來檢查記者證件。趁此機會,記者與他攀談起來。這名武裝人員說,現在的封鎖是“暫時的”,未來這些殘骸“有可能會重新開放”。當記者問到禁止靠近拍照的原因時,他邊擺手邊走向他的“大部隊”,並未沒有回答這個問題。
   其他殘骸地:當地居民擺上鮮花
  在距離格拉博沃數公里、名叫彼得羅巴普洛夫斯克的居民點,記者看到一塊疑似失事客機腹部的殘骸。由於它沒有落在主要殘骸區域,因此周邊無人把守。
  該塊殘骸位於該村的一條土路上,旁邊有一輛殘破的飛機用餐車。殘骸旁邊,當地村民已經擺上了鮮花,還有人把剛找到的小塊飛機碎片拿到這裡集中。
  在離彼得羅巴普洛夫斯克不遠處的一片嚮日葵地里,記者看到了另外一塊疑似馬航客機機頭的殘骸。從殘骸中可依稀分辨出駕駛室、操縱桿以及操作台等機頭應有的設備。和機腹殘骸一樣,這裡也被附近民眾擺上了不少鮮花。
  這塊殘骸不遠處,一位名叫弗拉基米爾諾娃的退休工人告訴記者,飛機殘骸落到地里“不長時間,就有民間武裝人員過來撿走了遇難者的護照等證件”。19日清晨時分,嚮日葵地里的遇難者遺體也被拉走了。“我不知道是基輔的救援人員還是民間武裝人員拉走的”,“他們什麼也沒有說,拉上遺體就走了”。
  儘管遇難者遺體已被運走,但殘骸附近仍然可以看到肉皮和血跡。成群的蒼蠅嗡嗡直叫,殘骸散髮出令人胸悶的臭味。
  當地目擊者:最盼重返和平
  彼得羅巴普洛夫斯克居民點的負責人娜塔莉亞是墜機事件的目擊者。她告訴記者,17日馬航客機墜落時,她先聽到空中傳來“兩聲爆炸聲”。起先她並沒有在意,但隨後意識到是民用客機出事了。“隨著飛機殘骸,還有一些遇難者的遺體也落在了我們村”,“但18日晚上,民間武裝人員已經派人把這些遺體運走了”。
  據娜塔莉亞說,殘骸墜落到地上,“數分鐘後,就有民間武裝人員開車過來檢查情況”。
  彼得羅巴普洛夫斯克的另一名目擊者描述說,飛機是在“空中解體的”,解體前他聽到了“兩聲爆炸”。“當時人就向被槍射中的鳥一樣往下掉”,“只是數量太多了”。“甚至有一具遺體直接砸破了房子的屋頂,掉到了房子主人的床上”。
  兩位目擊者在描述這場墜機事件的時候,不時搖頭嘆氣,語氣中充滿了悲傷和無奈。
  烏克蘭近期已發生數起飛機墜毀事件,此前,烏克蘭軍方的蘇25攻擊機以及安26運輸機曾在東部地區被擊落。接二連三的飛機墜毀事件讓娜塔莉亞很不安。她說,這裡以前不是主要交戰區,安全可以得到保證。但現在“天上一不太平,地下的人就要擔心”。
  娜塔莉亞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和平。“希望這場仗早點結束,希望孩子們能在外面盡情地玩耍”。(完)  (原標題:中新社記者直擊馬航MH17失事地:殘骸 鮮花 悲傷)
創作者介紹

冬天

sv68svty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